視頻|李雪琴等被中消協點名 暗訪“數據造假”產業鏈

看看新聞Knews記者 盧梅 李維瀟

2020-11-22 22:00:01

在剛剛結束的“雙十一”購物節,“直播帶貨”成為主要銷售形式之一。主播們賣力吆喝,消費者蹲守直播間,準時準點搶貨,這成為眼下最時髦的購物方式。


但購物狂歡過後,有不少商家吐槽,他們虧得血本無愧。在社交網絡上,也湧現出了一些例如“觀看人數造假”、“賣假貨”、“刷單”這樣質疑聲,火爆的直播帶貨,到底是真正的繁榮,還是一吹就破的泡沫?它的背後,是否隱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祕密?


“吹5000單,賣了50單”商家吐槽直播帶貨全是泡沫


雙十一期間,李佳琦直播間憑藉“敲鑼”、“叫醒服務”等場面,頻頻登上熱搜


在剛剛結束的“雙十一”購物節, 直播帶貨延續了過去一年的火爆景象。這一天,僅淘寶網,就誕生了28個成交額破億的直播間,而“破千萬、破百萬、破十萬”的直播間,更是數不勝數。


看上去,這是一場店家、主播、消費者三方共贏的遊戲,然而,熱度過後,卻有不少商家吐槽:這一場“狂歡”,他們損失慘重。


“不盡如人意吧,因為找了大主播結果太低於預期了。”今年雙十一,95年出生的大山帶着自己新創立的牛肉麪品牌,入局直播帶貨。他深知自己的品牌知名度不高,想利用知名主播的人氣來拉高銷量以及推廣品牌。通過朋友介紹,他接洽上了某知名主播。


“我就看他原來的帶貨數據,一場銷售額都能帶兩千萬人民幣,然後在線人數峯值能達到十幾萬,我就覺得這肯定行啊,應該沒太大問題。”看着帶貨主播過去的各項“戰績”,大山很快決定合作,並且將“雙十一”衝業績全部的“寶”都壓在了上面。經過多次協商,雙方也確定了合作的費用。


“實際銷售額的20%支付給主播。坑位費4萬元。”大山告訴記者,所謂“坑位費”,就是貨品進入主播直播間,商家需要交納的入場費。坑位費加帶貨總額提成,這是主播帶貨最常見的收費方式。


大山找的這位帶貨主播,粉絲超300萬。11月5日的直播數據顯示,他的直播間銷售額破400萬人民幣,累積觀看人數近500萬。這給大山帶來了無限遐想。在主播方的提示之下,大山加急準備了5000件商品,等待着它們被搶購一空。


“我就和快遞那邊各種吹啊,你運費必須給我降下來,我這次單場出貨量特別大,你運力一定要給我匹配好,你別讓我等你。”因為雙十一期間,快遞緊張,大批量出單必須提前報備運力。大山信心滿滿地報備了5000單的運力,並且以每單2元的價格,交了押金。


雙十一如期而至,大山激動地守在手機屏幕前等待。然而,直播間裏的各項數據並不如人意。


這場直播帶貨,大山家的產品僅僅賣出65單


通過這一場直播賣出去的貨,只有區區65件,而且第二天就退了15單,最終成交的只有50單,這遠沒有達到之前所期待的5000件。前期付出的金錢和精力,就這樣全部打了水漂。“簡單來講就是翻車了。也不是翻車,就是連車都沒有開起來,就直接垮掉了。”得知最終銷售數據的大山懊惱不已。


數據造假行為在行業內屢見不鮮


在直播帶貨的圈子裏,損失慘重的商家,大山絕不是個例。


網紅主播和商家連麥帶貨,激情砍價,上演劇本戲碼。


今年上半年,福建一商家花45萬請網紅主播帶貨。過程中,商家按照之前主播給到的劇本,互相配合,激情上演砍價戲碼,但商品卻依然賣不動,損失達30萬。而今年11月6日,主持人汪涵為某商品帶貨,也因為高達76%的退款率遭商家曝光,登上了微博熱搜。


看看新聞Knews記者進入了一個名為“直播避坑”的聊天羣,每天都有無數的商家在羣裏吐槽:“一個月燒了三十萬,成交一單,胸悶。”、“我是雅詩蘭黛商家,主播收了3000坑位費,500萬的粉絲,播完賣了7個。”、“買了12個主播,用了三十幾萬,總共賣出75單。被坑大了。”


看似熱鬧的直播帶貨背後,被坑的商家數不勝數。為了互相提醒,羣內甚至總結了一份《主播避坑名單》,涉及主播涵蓋各個電商平台,包括微博大V,還有許多明星主播。


但據瞭解,大多數的主播在合作時並不會在合同中籤訂保證銷量的相關條款,這就使得不少商家吃了啞巴虧。他們甚至不敢站出來發聲,怕被主播報復。一個月來,記者聯繫了眾多被坑商家,大山是唯一敢站出來接受採訪的。


“你把他曝出來,然後主播報復你,主播給身邊同行説都不要搭理他,這個人難搞,這個品牌不要再帶了,怎麼辦。商家很容易都會有這個顧慮。”大山告訴記者,他之所以站出來,就是希望儘量同行商家們減少損失。


當初商家為什麼會選擇入局直播帶貨?又是如何選擇合作主播的呢?答案是:看數據。


事實上,商家們在選擇合作主播之前,都經過了細緻的數據查詢。粉絲數,觀看量,銷售額,這些無疑是商家最看重的數據。他們通過這些數據,來判定主播的帶貨能力。這些數據,也同樣決定了合同的金額。


如今,那些被坑的商家,都將矛頭指向了同一個方向——數據造假。


圖4.png


“我們會監測觀眾在直播間內5分鐘的留存情況,因為5分鐘是聽完一個產品介紹的平均時間,如果這個直播間,大多數的人在5分鐘內頻繁地進進出出,那很可能是在刷觀看量。第二,我們通過數據監測,看直播間裏的產品是否被同一個人重複購買了很多次,這種情況有可能是刷單的行為。”


信息時代背景之下,所有的事物,都能用數據去描述。包括“數據造假”這一行為本身。在上海的一家數據服務公司內,程序員通過各類監測手段,向記者展示了各類直播間中存在的數據造假現象,包括“刷流量”、“刷單”等等。


這些數據造假行為營造出主播受歡迎的假象。但長此以往,劣幣驅逐良幣,主播能力退化的同時,市場也會出現大量泡沫。最終受害的,是那些不明真相的商家。


“100人的流量只要10元。”遍佈全網的刷單機構


這些“買粉絲”、“刷單”、“刷流量”的服務,到底是誰在提供呢?記者在網絡上搜索 “直播漲粉”、“直播人氣”、“直播運營”等關鍵詞,就會出現大量第三方刷量公司的廣告。記者以商家的身份,聯繫了其中一家。


“現在快手100人的話,25元,抖音大概45元。淘寶100個人10塊。” 這位刷量公司的工作人員透露,由於各個平台算法不同,因此價格也不一樣。當記者問起最多能刷多少流量時,對方表示,十萬以上都不是問題。


這位工作人員還告訴看看新聞Knews記者,他們的主要合作客户是那些還在初創階段的網紅孵化公司,和一些不知名的小主播。而大主播,根本不會購買這些服務,原因更是令人咋舌。


“大網紅的話,他們都有自己的機房知道吧?一次掛個10萬8萬,等於他們有自己的東西。懂嗎。”


記者暗訪,深入“數據造假”產業鏈最上游。


刷單機構工作人員表示,他們只是整個數據造假產業鏈中的小角色。真正有分量的,是那些擁有算法和技術,能為刷量機構、養號中介、網紅孵化公司搭建刷量機房的技術支持公司。這些公司一般向外宣稱,能提供所謂的“矩陣引流”服務。


看看新聞Knews記者再次以商家的身份,聯繫到了一家位於安徽的“矩陣引流”公司,並要求上門考察。


記者上門暗訪這家位於安徽合肥的“矩陣引流”公司


“通過一台電腦,去控制上百台的手機,我們發送一個命令,100台手機就可以去做了。”這家公司門面不大,工作人員只有3人,但工作人員表示,他們給諸多網紅孵化公司、刷量機構、養號中介、網紅都提供過服務,但因為涉及隱私,他們拒絕透露具體的客户信息。


“你可以隨便選一個直播間,我們給你演示。選一個觀看人數少一點,冷清一點的,效果好。”為展示服務能力,工作人員先讓看看新聞Knews記者隨機選定一個直播間。隨即,他通過電腦,現場演示了一人控制多台手機,為該直播間刷單、刷流量。


“我們還可以去發評論,發什麼話術、發多少次、間隔時間是多少,這些都可以設置。” 隨着指令的執行,手機操縱的賬號偽裝成粉絲分批進入記者隨機選定的直播間,而點贊數也開始增加,評論裏,也出現了剛剛在後台編輯的文字。


對方還表示,在直播帶貨領域,過去都不需要“真機”,只需通過“模擬器”的方式,就可以製造大批量的“殭屍粉”、“協議粉”。而如今,隨着政策和平台的管控越來越嚴,“真機”成為“數據造假”的主流,而想要更大量級的數據,就只能下血本買更多的手機。


“矩陣引流”公司給到的報價單


“上次我們連雲港一個客户買了1700台手機,真機永遠是最安全的。”在對方給到看看新聞Knews記者的報價單中,分為“30控”系統、“60控”系統、“100控”系統,對應的售價分別為7800元、9600元、10800元。


所謂的“控”,簡單來説就是對應的手機數,手機需要客户自己準備。但受限於技術,一套系統最多控制100台手機,大多數客户為了堆量,往往選擇一次性購買多套控制系統。


為了幫助客户控制成本,“矩陣引流”公司也會推薦熟悉的供應商手裏的便宜手機,像他們自己使用的展示機,就是不到300元一台的低端機。


“有比較大的號買你們的產品做的比較好的嗎?”在看看新聞Knews記者的再次追問下,工作人員回答:“就是做公會的、MCN機構做機房的。它們機房都是用的羣控,不管是不是我們家的產品,用的都是羣控。”


通過調查,看看新聞Knews記者發現,直播帶貨中存在的“數據造假”現象,已經徹底形成了一條灰色產業鏈,它甚至已經成為行業中的“潛規則”。這也最終促成了直播帶貨領域的巨大泡沫。疫情當下,“直播帶貨”的模式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滿足經濟復甦的需求,然而瘋狂的數據造假,可能讓這個處於蓬勃發展的新行業變得扭曲,商家們不僅沒有找到產品的出路,反而成為了被收割的韭菜。


2020年11月13日,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佈了《互聯網直播營銷信息內容服務管理規定(徵求意見稿)》, 《徵求意見稿》第十六條第三款明確提出:直播間運營者、直播營銷人員從事互聯網直播營銷信息內容服務,不得虛構或者篡改關注度、瀏覽量、點贊量、交易量等數據流量造假。


相信在法律的規範之下,直播帶貨行業會停止野蠻生長的態勢,在助推經濟復甦的同時,走上健康發展的正軌。


(看看新聞Knews記者:盧梅 李維瀟 任菜籽兒 部分素材由“任菜籽兒”提供 編輯:小真)